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炜

80后眼中的近代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炜,记者、文史名博主,居住太原。分别在青年文摘、读者、文史博览、特别关注、名人传记等发表文章四百余篇,逾百万字,博文被CCTV2播出。本博文均系原创,转载请通知并署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敢在毛主席床上睡觉的两位牛人  

2015-11-18 16:20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当毛主席当了最高领导人以后,自然,人们不敢在他面前很随便了,但也有人不会想那么多,其中有两个人在主席床上睡过觉,其中一个还在主席床上过了夜。

    陈毅元帅在主席床上睡了个午觉

    上世纪60年代的一个夏天,毛主席去外地视察,陈毅利用这个机会,在中南海游泳池设宴招待古巴外长劳尔·罗亚·加西亚一行。

    在宴会上,宾主刚刚入座,陈毅就站起来举杯宣称:“此处是毛主席办公、看书和休息的地方,今天我在这里招待你们远道而来的客人,是由衷地表示对古巴人民和你们的尊敬及欢迎。”

    此话一出,外交礼节的分量立刻加重了,客人听闻,个个欣喜异常。宴会结束后,陈毅送别客人回来后提出:“现在我不想走,我要在毛主席床上睡个午觉。”据多年负责中南海毛泽东日常生活工作的张宝昌回忆:当时他一听,先是一惊,后请陈毅先在沙发上休息,喝茶,赶忙前去准备。

    在整理床铺时,张宝昌心里直打鼓,深感此事很怪!是他酒喝多了,还是想留个纪念?本来在主席办公、看书的阳光室宴请外宾,已属意外之举,又要在毛主席床上睡午觉,真有点离谱,要是让毛主席知道了,会怎么想?会笑话他吗?看来这种超出常规的举动,也只有我们率性浪漫的陈老总做得出来。

   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陈毅从卧室里出来。张宝昌问道:“陈副总理,您睡好了吗?”他说:“还行,睡着了,但睡得不踏实,感觉周围潮气很重,恐怕是室内游泳池的水和整个房子临近中南海大水面的缘故吧。”

    接着陈毅活动活动四肢,转身又说:“主席睡的木板床这么硬旧,行吗?你们怎么也不给他换一换啊?”张宝昌答道:“主席睡惯了,不让换,他喜欢在床头把枕头垫得高高的,半躬半坐着看书,因为身高体重,常常会顺势下滑,有时精力过于集中或临时睡着了,双脚要舒坦伸直,就会从床尾的栏杆之间蹭出来,要是翻身动作大了,脚就被卡住,弄疼了,也不怪谁,自己忍着。就这样,也不许我们为他换一张新床。”

    陈毅听了,又进去细致观察了床尾栏杆与栏杆之间的空隙,不无感叹地说:“主席就是主席,谁也比不了。”

    李达在主席床上睡了一夜

    1949年5月18日,李达从湖南到达北平后的第三天,就接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电话通知:毛主席将在香山寓所,请他做客并长谈。

    香山位于北京西北20余公里外的太行山脉上,是北京人称之为“西山”的一部分。毛泽东居住的“双清别墅”,就在香山寺下。这里原有两股清泉,相传金章宗时称梦感泉。乾隆帝在泉旁的石岸上题刻“双清”二字故名。

    那天,李达早早吃了晚饭,在房间里等候来人接他。7时许,一辆小车驶进了北京饭店,把李达请进了小轿车,然后,风驰电闪般地朝北郊驶去。

    车到“双清别墅”,毛泽东已在门口迎候了。

    “鹤鸣兄,多年不见,你可好吗?”毛泽东一边说,一边向李达伸出了那双扭转乾坤的大手。

    李达连忙跨出车门,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:“润之,你还是那样热情、奔放和乐观啊!”

    “鹤鸣兄,现在是‘钟山风雨起苍黄,百万雄师过大江。虎踞龙盘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’啊!我们把那位委员长的风水宝地都占领了,你说我能不高兴吗?”毛泽东情不自禁吟起自己的新诗来。

    两人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手,肩并肩地走进了毛泽东的书房兼卧室。一位历史伟人和一位理论界的巨匠,在分手20多年后,终于在五星红旗即将升起的重要时刻,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 “鹤鸣兄,屈指算来,一晃眼,我们就分别20多年了。这20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?”两人一坐下,毛泽东就问。

    李达叹了一口气说:“润之,往事不堪回首,真是一言难尽。武汉分手后,我回到了长沙,创办了国民党湖南省党校。但是还没有招生,就遇到了许克祥发动的‘马日事变’,我被敌人通缉,罪名是‘著名共首’,并被国民党列到了追捕的黑名单上。这样,我只好逃到了自己的家乡。后来,我先后到上海、北平等地教过书。但无论到哪里,都受到国民党的监视,多次遭特务毒打。”

    “听说,你与会悟就是在那个时候分手的?”毛泽东轻轻地问。

    李达点了点头,算是对毛泽东的回答。

    接着,李达又问起了毛泽东这20多年的光辉历程。

    毛泽东哈哈一笑:“什么光辉历程哟!我从1927年到1935年,基本上是受压的,在党内没有发言权。只是到了1935年的遵义会议后,才慢慢地好起来。再后来,就是同全国人民一道,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,埋葬了蒋家王朝。”

    一说到自己的经历,毛泽东总是那么轻描淡写的。

   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但毛泽东仍意犹未尽。而李达呢?也许这么多天的长途跋涉,渐渐地有些支持不住了。毛泽东见状,连忙说:

    “鹤鸣兄,看来你确实是困了,今天已经很晚了,你就随便一点,到我床上睡吧!”

    李达听毛泽东这么一说,忙问:“润之,我睡你的床,你又怎么办呢?”

    毛泽东淡淡的一笑:“我呀,老习惯总改不了,现在刚刚上班呢!”

    李达先是一惊,继而拍着自己那已完全脱发的脑门说:“你看我这记性,连润之兄那上午9点之前不起床,凌晨5时之后才睡觉的习惯都给忘记了。润之,那我就不客气啦!你可不要说我随便在党的主席床上睡觉啊!”

    “哪来那么多清规戒律,还是我们在长沙办自修大学一样,彼此宽松一些、随便一些吧!”毛泽东真诚地说。

当晚,李达就在毛主席的床上睡了一夜。(张炜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